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和彩 > 正文

改革迫近事业单位人员心态:“碗破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07-24 评论数:

  尽管是误读,《条例》着实对事业单位人员造成一定“震动”。他们纷纷猜测并担忧,改革后社保资金是否需要补缴?养老金是否会减少?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采访多位事业单位人员,倾听他们的看法与期待。

  “终于通过事业单位招聘,还没把我的铁饭碗好好看看清楚,事业单位改革消息传来,碗破了。”

  阿远是一名90后,大学毕业后考入一所事业单位,刚工作一年。“考事业单位的时候,真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第一年没考上,就在家全身心又复习一年,第二年才考上的。之所以这么拼命就是奔着稳定去的—稳定的工作、体面的生活,本想逃避社会激烈的竞争,但如今这个幻想破灭了。二中二特拖赔多少,”阿远说。

  不过,阿远说,作为年轻人,本应该有拼劲、闯劲,捧着一个所谓的“铁饭碗”被束手束脚、唯唯诺诺,也不是好事。“事业单位改革对我这种不太上进的年轻人算是一种鞭策。”

  工作20多年的某妇幼保健院医生亚莉说,目前医院职工已参加医保,但其他保险还没有参加。她担心的是,有些保险譬如养老保险,需要缴纳达到一定年限才能领取。像她这样工作时间长的,到时自己如何缴纳、单位如何补贴?

  “如果国家不进行补贴,补贴金额对于单位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按照工作年限、职称还是其他因素来进行补贴,都涉及一个公平的问题。”亚莉说。

  在单位属事业编制的她,离退休还有四年多时间。“前不久在网上看到,说7月1日起事业单位人员要交社保了,心里一下就着急了,就寻思提前退休。”周围不少属事业编制的同龄人也有此想法,有的还递交了提前退休申请。“听说市里不允许市属单位人员提前退休,我们区属单位还好,可以办。”

  “但现在提前退休,比起正常退休工龄缩短了,退休金也会低一点。而且,听说事业单位人员还要涨工资。这样,家里人劝我,再等等看,不要贸然提前退休。”勤丽说,政策不明朗,让人左右为难。勤丽找到当地人社部门咨询,答复是上级还没有出台相关具体政策。

  老冬,一家事业单位的编辑。几年前,他曾有机会到当地一所大学工作,但当时这所大学人事部门要求他自己承担金额达数万元的社会保险补交款,他难以承受,遂放弃了调职。

  “我们的工作压力大,不轻松,收入比起一些效益好的企业低得多。原来聊以的是,我工龄长,退休工资应该还过得去。现在看来,进社保是大势所趋,但我还是担心社保退休金会比预期的降低。”

  玮燕是某省级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长。“作为一名在编的护士,如果以后用合同制的话,竞争会更加激烈,如果不好好干说不定哪天就被辞退了。”

  “不过,要是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用合同制,而且实行按工取酬、干得多拿得多,提高现在工资水平的话,我还是很赞成的。”玮燕说。

  她认为,实行合同制就没有以前护士的三六九等,新来的小护士们工作起来也会更积极一点。同时,她期待,不要只是用合同来束缚人,也要相应提高薪酬。

  建川在某事业单位已工作10年,对这次事业单位改革毫不担心。他说,单位对此事没什么说法,同事之间就没怎么议论,也没听说要我们补缴社保。“其实,我们很平静,没有外界炒的那么热。”他认为,对于改革,人社部门出细则,财政部门拿钱,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逐步推进更好。

  尽管对此事并不担心,但是建川期盼,改革铁饭碗的同时,能得到与自己的付出更匹配的收入。绩效工资占比应该越来越大,事业单位人员间待遇差拉大,工作量大、工作干得好的事业单位员工,应该拿到更高的工资。

  某报社记者庆华经常担心自己哪天干不好,会被单位辞掉。这对她来说,一直是抹不去的一块心病。近日听到事业单位改革的后,不禁长吁一口气:“这下,大家都平等了。”

  尽管报社是事业单位,但是工作5年多的庆华是单位的聘用员工。“当前,同工不同酬问题太严重。身边的一些有事业编的记者,都不怎么干活,工资待遇比我们高出一倍多。而报社冲在一线的记者都是我们这些合同工,每天都在拼命工作,还总被领导吆三喝四,担心一不小心饭碗被抢或砸了。想想都心酸。”

  她认为,事业单位改革,就要改得彻底,要所有人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今,一些事业单位有恒定的编制,退休一个才能进来一个,所以很多人都在排队进入编制,这就可能滋生出腐败,对其他人来说非常不公平。”

  某大学教师庆山对于条例里的竞聘上岗、引入竞争机制比较期待。他说,如果这项措施落实到位,将减少论资排辈,更加凸显能力,有利于打破晋升“天花板”。然而,对于考核方面得内容,他却有些担忧,过于僵化的考核指标,将降低他们与学生探讨、交流的积极性。他认为不同性质的事业单位,应根据各自特点出台细则对相关规定更加明确。

  “期盼着考核制度更加透明。虽然不能跟企业相比,但起码也让大家伙能看到事业单位杜拉拉升职记的希望。”

  人社部表示,条例对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只是作出了原则规定。条例实施并不意味着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开始实施。也就是说:事业单位目前还不用一刀切全缴社会保险费。那总得有个确切的时间表吧?否则,“原则规定”会不会变成一纸空文?

  尽管“误读”已被澄清,但这个条例事关3153万事业编制人员的切身利益,自然备受关注。有舆论认为,“误读”虽被纠正,但“误读”背后的问题让人思量。

  一位接受采访的事业单位人员直言,《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今年5月15日就已发布,有关“事业编制7月起全部参保”的说法也早有耳闻。如果有关部门尽早回应,及时解释,也不至于闹得沸沸扬扬。(参与采写记者:白林、杨跃萍、罗鑫、伍鲲鹏)